笔趣阁 > 齐欢 > 第四百八十四章 感动

第四百八十四章 感动

?热门推荐:
????徐清欢听到廖先生的话半晌都没回过神来。

????前世,她抱着一丝的希望寻找廖神医,廖神医告诉她“你这是丹丸之毒,可惜调理不当,日益严重,如今毒已入骨,没有机会了。”

????隔了一世,终于得到了不同的结果。

????徐清欢仿佛看到了那个形如枯槁的自己孤独地走进马车,踏上她人生最后的路途,大火之中历尽磨难,好在最终归来时,是那明媚如花的少女。

????徐清欢想及这里,眼角不禁有些湿润,一颗心在胸口慌跳,是因为感动和欢愉。

????“谢谢廖先生。”徐清欢站起身向廖神医行礼。

????廖先生忙道“大小姐请起,我还不知能否让大小姐痊愈,这大礼我当不起。”

????也不知这位徐大小姐是怎么打听到他的,他在乡间有些名声,但还不至于让达官显贵都知晓,他自认医术不如那些名医,不知是否机缘巧合,正好皇后娘娘和徐大小姐的脉象他懂得看。

????他少年时无家可归,在道观里讨吃的,道长见他可怜,就让他帮忙做些杂事,并教他识字看书、传他医术,他跟着道长四处奔走为百姓治病。

????那些年他们日子过的很贫苦,每天不停奔波,有时还会饿肚子,他也问道长为何不去城中,那里的病患至少能付得起诊金,修道虽然重要,但也不能太过清贫,道长的腿疾不得休养已经越发严重。

????道长说,他这样做也并非感悟了道法,他只是在赎罪。

????道长从前遇见一位善人,两个人经常一起研习道法,两个人对炼丹颇有兴趣,相信这世上有点石成金,化腐朽为神奇的道术,也有让人长生不死的丹丸。

????善人有些家财,他们就开始试着炼制丹丸,丹丸是炼出来了,不过那并非能让人长生不死,反而是害人性命之物。

????道长吃的少些留下一条残命,善人却因此丧生,善人炼丹欠下不少银钱,家中的儿女也被抵债卖给了人伢子,妻室万念俱灰殉夫而去,一朝家破人亡,道长遍寻那双孩子无果,后来开始在道观中住下,为周围百姓治病,算是偿还罪孽。

????他经常看道长的脉象,算是对丹丸之毒有些了解,没想到今日用上了。

????徐清欢道“我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先生。”

????廖先生点了点头。

????徐清欢道“如果我没能遇见先生,一直没有治病,会怎么样?”

????廖先生捋着胡子沉吟片刻“看大小姐的年纪,应该是幼时中了毒,想必大小姐服用的毒不多,这些年又一直在调理,毒虽然没有完全清除,身子底子却也不错,这样维持下去,十几二十年无大碍,只是之后身子骨会渐渐虚弱,这毒性也跟着显现出来,蚕食骨骼、脏腑,最终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
????徐清欢听着廖神医的话,想到了前世的经历“如果过于操劳会不会很快发病?”

????廖先生道“那也难说,身子不好,的确会加重病情,不过……就算如此,因毒发而病入膏肓。”

????徐清欢明白了,所以她的猜测是对的,前世她会病成那般,是又有人给她下了同样的毒。

????那是从何时开始的?

????李家埋怨她一直没有身孕……然后她就开始时时生病,毋庸置疑害她的那个人就在李家,当年就在她身边。

????“先生,”徐清欢回过神来,“皇后娘娘如今身子虚弱,先生能否想到法子为娘娘调理……”

????于皇后打断徐清欢的话“这些事自然有太医院来办,不用劳烦廖先生了。”

????徐清欢转头去看于皇后,于皇后微微一笑“从前太医院并不知晓本宫病症的来龙去脉,自然药不对症,如今真相大白,就让他们去想办法。”

????于夫人欲言又止,看到这位廖先生为徐大小姐诊脉,又说出方才那番话,可见对此十分了解,就算廖先生不能治好娘娘,让他为娘娘调理身子,减轻痛楚,总比用那些太医要好得多。

????“谁都不必劝了,”于皇后笑道,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????于皇后说完这些,看向徐清欢“辛苦你了。”

????徐清欢起身行礼,于皇后定然有许多话想要和于夫人说,现在坤宁宫已经安稳,不需要她留在这里。

????徐清欢道“臣女先行告退。”

????于皇后点点头“明日再来,陪着本宫说说话。”

????徐清欢和廖先生一起走出大殿,殿门在阖上的瞬间,徐清欢听到了于夫人压抑的哭声。

????一路走出宫门,徐清欢才道“先生,皇后娘娘这般,还能有多少时候?”

????廖先生叹口气道“若是能找到那毒药,弄清楚里面的毒性,说不得还能缓解皇后娘娘的病症。”

????徐清欢颔首“一定能找到那毒药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“抓到那掌柜的是安义侯府的那位世子爷。”

????庾三小姐听着下人的话,不禁皱起眉头。

????李煦没有去?然后这么好的线索和证据都落在了安义侯府手中。

????李煦怎么会这样做。

????庾三小姐吩咐下人“将马车赶回去,我要去看看究竟。”李煦向来心中清明,不该犯这样的错误。

????“大小姐,那盯着我们的眼线又来了。”管事低声禀告。

????“不要打草惊蛇,让人去查查。”

????庾三小姐话音刚落,管事又道“这次……好像不加遮掩,直奔过来了。”

????庾三小姐皱起眉头,立即吩咐“不要理睬他,我们快点走。”

????马车刚要加快速度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????后面赶上来一人,骑着马挡到了马车前,庾家的马车不得不停下。

????只听外面传来声音道“你们是谁啊?来做什么?”

????那男子态度轻佻,听上去仿佛是个登徒子。

????玉竹立即护住庾三小姐,在北疆时,这种事就经常发生,他们以为拦住小姐的马车,小姐就会对他们另眼相看。

????他们敢打小姐的主意,庾家的护卫就会让他们长长教训。

????玉竹透过车帘,看清了不远处的人,不禁惊讶地瞪大了眼睛“小姐,是他,是……那安义侯世子。”

????他要做什么?玉竹正在惊慌。

????“告诉你们,”徐青安微微弯下腰,将手肘撑在腿上,眯着眼看庾家众人,“不要再偷偷摸摸跟着小爷,更不要打小爷的主意,小爷看到你们就讨厌。”

????这几天他身后总有人鬼鬼祟祟地跟着,孟凌云和永夜都有所察觉,着实让他觉得厌烦的很,他是少年英雄,又曾做过斥候,一看就知道他们的意图,这马车里的女子八成是对他没安好心。

????徐青安道“告诉你们,下次再来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????。